嘎吧虾

SBLOFTER认证:问题垃圾图片发布者

随笔

——
我曾经见过一片开的茂盛的花海。
刚开始我没有发现,因为他与天空的颜色过于相近,直到暴风雨将它摧残得不成模样,我才惊惧的发现——那是令人讶异的深色蓝灰,孤独而又冷漠,在暗色而疯狂的天气里显眼得令人悲伤。
而我在这片花海中,这片在空气中被撕碎的花海之中,无法抑制的头晕目眩,视野之内一片模糊。
——style《花海》
——
“好吧,可是这里没有鲸鱼。”stan耸了耸肩,用他一贯温和的音调回答了他的朋友,“或许当年这里的确是有一只鲸鱼,可是,你瞧。这里快拆啦,不管怎么说鲸鱼都不会留下的。大人们不会允许一件宝贵的东西落下。”
“鲸鱼不会有事的,人们会逐渐忘了他,而新的地方的人们又回重新爱上他。或许鲸鱼是孤独的,但从来不缺少爱上这份孤独的人。”
kyle只觉得自己的脑袋嗡嗡作响。
他还记得当年从人群中挣扎出来后踏上的无人通道,他还记得自己的脚步踏碎的深蓝色寂静,他在这个深蓝色而又安静的通道走到末尾,那个深蓝色的男孩就在那里。
等着鲸鱼,等着粼粼的银光组成的海底星空。
他还记得craig回过头,皱眉看着kyle,这个踏碎他寂静领地的不速之客,锐利的金色眼睛好像在发光。
他们从来都没有靠近。
哪怕他们都爱鲸鱼,爱死了那片遥远的太阳系,他们应该有很多话题,但是他们还是两类人。
会有人爱鲸鱼的,鲸鱼会回到宇宙里的。
kyle的内心小声的告诉自己。
但也有更小声的声音在提醒,小到可以忽略不计,却粘稠的令人发疯:
可鲸鱼会爱自己的孤独吗?
——cryle《亡鲸》
——
“你不是凯尔。”
那个哥特打扮的斯坦皱着眉,倦怠却无礼地打量着凯尔,那种眼神让他想到了挑食的渡鸦。
“我当然是凯尔,dude!你出了什么毛病?”红发的男孩皱着眉,迎上了对方的视线。
“你不是'我的'凯尔。”哥特斯坦喝完了手中的咖啡,站了起来,“他是个比你更聒噪的俗人。”
“嘿!!!”
凯尔开始考虑把好友揍醒的可能性。
“我也不是你要找到斯坦。”他厌倦的挥了挥手,仿佛对方的抱怨是烦人的苍蝇,“你应该去车站。往森林走吧,找那个固执的游侠。因为你是凯尔,所以他会帮你的。”
——style《寻人》
——

评论(10)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