嘎吧虾

祖传老咕医,专治强迫症
封面来自姨妈老总

一个和图片有关的对话

“但是craig,你清楚那个科学家的任务过于飘渺,不说报酬,就连目标人物都很模糊!”
“我们是在为了你好,你已经三个星期没有接新任务了,一直在那个神经质的怪——我是说tweek,你一直在他身边转悠……”
“你要是反、反感这个任务,我完全可以给、给你、给……你另外一个的、你是最好的赏金猎人,浪费时间可不像你的作风。”
“我知道。”
craig打断了朋友们的话,
“但现在,你们都应该闭嘴。”
烦躁的情绪在心底晕开,于是他很干脆的放下了酒杯,转身就走。
“不要告诉我我应该干什么,我比任何人都要了解自己。”
他真的不在乎什么猎人等级点数,一点也不。如果让他选择,他还是想当一个无所作为的神父,在每一个不是祈祷日的午后推开教堂的门——外面,那个总是在颤抖小科研人员就在那里,穿着绑满试管的白大褂,紧张兮兮站着,微微抬起头,看向他,绿色的眼睛倒映着亮金色的阳光。
这很美好。
craig拉开门的动作顿了顿。
“现在我应该回去了。”
面无表情的说出这句话。
不仅仅是讲给他那瞎担心的朋友,也同样是在告诉自己。
该回去了。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