嘎吧虾

我先咕为敬

【style】月与友人

我补一下自己写的东西

爬走了:

*虽然说是style,其实是无差吧,无关攻受只是想写一个人喜欢上另一个人后心里不可抑制的绕绕弯弯。
*参加活动的旧文捉虫后重发,对于人物性格的一些修正,语境语病的修改
*大概会有坦视角的后续
*ooc和语病依旧存在,请放心揍死我吧


——


“月亮真美。”
像是石子在平静的水面上划出了涟漪。
图书馆里安静的氛围,被这声很轻的呢喃搅乱了。
“嗯.....?”打盹的黑发少年,抬了抬眼皮,寻声看向坐在身边的挚友。倦怠的哼出了一个单调的音节。然后,他用手撑着下巴,迎上了凯尔绿色的眸子,困惑地回问:
“什么?”。
连语气都是半醒的飘忽。
凯尔有点恍然,身边那人的声音渺远得像是来自无数个遥远的光年,随着面前咖啡的热气,才在他面前缓缓晕开。
凯尔把视线从黑发少年的身上,移回了手中的笔记。
太清晰了。
那双宛如秋日深潭的眸子。
看久了,溺在其中的错觉会清晰得让心脏抽痛。
真真实实的——他在这里。
“是日本著名的作家夏目漱石翻译的一句话。”
凯尔皱了皱眉,对方的疑惑是在意料之中的。这个明星四分卫宁可花一天在橄榄球上,也不愿意翻一下晦涩的文学。
倒不如说他对一切其实都不太上心,只要一切不会太差,他的日常就能运作下去。
“斯坦你啊,好歹看一下书吧,这个,考试大概会考到。”
名为斯坦的黑发少年,眨了眨那双该死的深蓝色眼睛,也不说话,等着对方给自己突如其来的自言自语进行讲解。
“夏目漱石是日本的著名作家。”凯尔复述着自己大脑里的内容,“他将[I love you]翻译成[月亮真美]。对此,他本人的解释是,直接翻译成'我爱你'过于直接,根据书中的氛围,将此柔和成这样一句话挺好。”
窗外已是黄昏。
晚霞燃烧着太阳最后的能量,把蓝色的天空渲上暧昧的粉紫色。
手中的笔记圈圈点点,翻看它的人的心思却不知晃悠到哪去,就连复述也苍白得无力。
“……奇怪!”斯坦捏了捏眉心,放弃似的又趴了回去,微微倾过头,看向窗外耀眼的黄昏——仅属于这个时间点的奇妙的光,把眼前的一切柔和得无比美好。
很明显,听的人也没有半点应有的心思。
“我可没法像你一样理解这些拐弯抹角的东西,dude。我只要不挂科就好——就算是挂科,补考的时候,你也会救我的。”
这样笃定的说着,斯坦像他的超级好朋友露出了一个自信的笑脸。
……所以才不会懂。
凯尔瞥了瞥他,继续道出书上那早已记熟于心的东西:“另一个要记的人,则不如夏目漱石那么有名。”
“呃——!”
“二叶亭四迷,应该有在课本上看见过。”
斯坦眼皮抽了一下,有点尴尬的挠了挠头。
“会考试的啊。”凯尔的声音越加无奈。
“他是以小说〔浮云〕和俄罗斯文学翻译闻名的小说家和翻译家。”语调平淡的解释,同时观察着那人的反应——不出意料的兴致缺缺。
“唔。”察觉到被看着,斯坦又发出一个无意义的音节,表示在听着。
“屠格涅夫的小说〔阿霞〕里,有这样一句女性被男性告白〔I love you〕的回答〔I love you〕,二叶亭四迷对这句话的翻译苦恼了好久。”
斯坦夸张的叹了口气。
“然后,他把这句话翻译成了……”
戛然而止。
图书馆一下子又陷入了半昏半明的寂静里。
“怎么啦,然后呢?”
像是不习惯忽然的安静,黑发少年主动心虚地回问。眼神四处飘,又无可奈何地停在了对方身上,像是赎罪,小心翼翼又直接地捕捉对方的视线。
这下完了。
凯尔只要稍微偏一下头,就能撞进那片深潭里。
又来。
令他心慌意乱的蓝,毫不客气的将窒息感卷进咚咚跳动的心脏。
“……所以?会是什么?”
终于,被比无奈更多的某种奇怪情绪击垮,凯尔干脆将书盖在他脸上。
“你他妈根本没听进去!这是在浪费时间!”
声音是尖锐的,带着些刻意的笑。
斯坦在愣了几秒钟后,也笑着从手边抄起一本书往凯尔脸上按去,于是那所剩不多看似美好的安静氛围,就彻底变成朋友间的聒噪的打闹了。
于是这对好朋友不出意料的被管理员赶了出去。


——


斯坦•马什是凯尔•布罗夫洛夫斯基的挚友。
一个定论。
熟悉他们的人们都会这样说。
因为这两个男孩从很小的时候就在一起玩,熟悉一切与对方相关的事情,就像是同卵的双胞胎兄弟。
没有人比他们关系更好——“没有人”里大概需要除去那对小镇公认情侣克雷格和特维克,自从宣布了关系,这两人腻在一起的时间令大家咋舌。
不过,单从朋友这一点来讲,斯坦和凯尔的默契合拍程度,如果是第二,南方公园里没人敢抢第一。
永远的超级好朋友——来自小时候幼稚的宣言,他们也的确印证了“永远”。起码到现在为止依旧是这样。
即使不在同一个班,两个人的爱好也随着年龄和理想出现了些许分歧,你更多会在球场找到挥洒汗水的斯坦,而图书馆里则永远有凯尔认真学习的身影。
但他们依旧会在多数空余时间陪着对方,斯坦会在训练后在图书馆里等着凯尔的自习结束,凯尔也会从书上的文字里抽时间出来去看斯坦的比赛。
随着年龄逐渐成熟的两人,已经不会像幼时那般每分每秒的黏在一起,眼睛放光的说个不停。他们之间沉默的时间变多,但即使是这样,也不会尴尬的寻找话题。只要某人愿意,话题便能无休止的延长。
默契感。仅属于二人的默契感。仅属于挚友的默契感。
应该是这样。
凯尔回过神来,恼怒地发现,工整的“stan marsh”又出现在了他做笔记的纸张空白的地方,还像嘲笑他的走神似的,红色刺目的笔迹的圈了一圈又一圈。
这种满足的默契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质了?
绿眼红发的少年郁闷的撕下这一页笔记,揉成一团随意塞进了口袋里。
无意识的写着对方的名字,或是对对方过度亲昵的互动没有缘由的慌乱,在看见那人和别人说说笑笑时无法控制乱成一团的心绪……这些,明明只应该出现在小说中心思细腻的,恋爱中的少年少女身上。
哦,耶稣,拜托!去你的!!
凯尔被自己的想法激起一阵恶寒。
不管怎么说,都不该发生在红发碧眼,成绩良好却拥有令人恐惧的打架能力的凯尔•布罗夫洛夫斯基身上,还是对着自己的挚友斯坦•马什。他们与文章里那些娘们兮兮的少年少女从来没有任何相似点。
他一定是被东亚优柔寡断的文学影响了,才会有那么多奇怪的想法。
可是……
关于斯坦的心思从来都放不下,梦里眼前,全是男孩那双过于好看的蓝色眼睛。
会在做事时透出专注的深蓝色眼珠,躲避人群的深蓝色眼珠,会凝视着与他说话的人的深蓝色眼珠……斯坦总是这样,即使在长大后多了些对于大部分事置之身外的冷漠,却会在别人说话的时候,第一时间迎上视线,告诉对方自己在用心的听着。
居然能在这样的温柔里惊慌失措,除了不可救药还能说些什么?
身为好学生的凯尔从来不担心自己文章里的遣词用句,随时随地来一段即兴小演讲不在话下。偏偏在谈起那双眼睛的瞬间,大脑当机,失去了言语描述的功能。
怎么会有人的眼睛好看成这样。
他想起不知从何看来的文章,描述的晚秋的深潭,寂静而安稳,映着蓝天和云……不符合,斯坦所属的颜色应该是潭中更深处的深沉颜色。稍微一触碰,便从那一点开始,卷来难以拒绝的安心,仅仅四目相对,呼吸都要被夺去。
gay,太他妈gay了,凯尔。
他自己都偶尔会忍不住气恼,骂出声来。
要不是整日把自己裹在橙色外套里的友人,某一天半真半假的调侃,他大概根本意识不到这种情绪的怪异。
“或许你应该试着告白,要我说,你们就他妈该是一对,就差上个床来表明之间的关系了——从小到大,你们两似乎都没有gay得人眼睛发痛的自觉。”
兜帽遮盖住的嘴巴吐出的玩笑话,在有心事的某人耳里就又是另一个意思。
凯尔下意识就想解释,诸如好朋友之间的正常性,斯坦对朋友向来忠诚,自己对他只是朋友那种感情之类的。
可是对方扯下兜帽,吐了吐舌头,很干脆的打断了凯尔的小演讲。
“不不,你要是认为我和其他人一样,肤浅的只看到斯坦像大型犬一样无条件惯着你,而你就像负心汉一样随时都能放弃斯坦,就太小瞧和你玩了这么久的朋友肯尼•麦考密克了。你其实在乎斯坦的程度完全不亚于对方吧?而我们心高气傲的好学生,却总是为被对方照顾而别扭得不行。明明在意得不得了,甚至能为他挂彩喝改变自己固执的想法,却一定要证明自己能够独立,才善罢甘休……嘿,放下你冲动的拳头,我可没钱去付医药费,你大可以用你擅长的小演讲反驳我。”
“……”
这还能回什么?
如果唧唧歪歪这些话的不是肯尼,而是卡特曼那个死胖子,凯尔毫不怀疑,甚至可以发誓,自己的拳头绝对会听也不听,狠狠往嵌进那张肥脸,打歪他的鼻子,顺带折下几颗牙。
玩笑归玩笑。即使不是玩笑,一些地方也确确实实踩准了凯尔的态度。
把肯尼打发走,凯尔的日子还是那样过。只是心思拐了几圈后,回到自己的朋友斯坦身上的时间变得比以前更多了,突然之间,什么事都有理由与斯坦挂钩。
每每回过神,耳尖便不可抑制的发烫。
比如现在?
凯尔摇了摇头,在新的一页刷刷地写下书里的知识点,企图抛掉这一系列想法。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视线晃悠着挪到了早些日子记下的“夏目漱石”与“二叶亭四迷”,以及“ i love u”和“月亮真美”。
他知道这个考点是有多次要,却不清楚为何自己洋洋洒洒的写了一大堆,又在那日的黄昏,向等待他以至于昏昏欲睡的斯坦解释了那样一番。那甚至模棱两可得称不算一个讲解,斯坦的态度也意料之中的不感兴趣,结局也成了闹剧收场。
于是究竟依附的又是何种期待,那也只能是个模糊的未知数罢了。
你明明比谁都要了解他的。
凯尔咬了咬笔帽。
斯坦•马什是什么样的人?
他是出色的明星四分卫,球场上能令女孩子们尖叫的明星。他会舞蹈也会乐器,却偏偏在唱歌上笨拙得可爱。他在自己的原则上比很多人固执,却因为温柔和对朋友的忠诚,去做自己所厌恶的事。却因为不健谈的他更喜欢把事掖在心底,于是他的很多事情没人能帮上忙。他酒量不错,却总是因为各种原因喝过头。比如八年级温蒂彻底与他分手,又比如某次球赛输的一塌糊涂,或者他只是单纯想喝——不管是什么,最后凯尔都只能自己把他弄回去,顺便来一段小演讲开导,当然,也每次都以斯坦吐了他一身啼笑皆非的不了了之。
斯坦的帅气程度,在女孩子间的排名是众所周知的第三。但凯尔怎么也想不通,那样一张脸,怎么可能输给那个总是冷着张别人欠他五百万的脸的克雷格•特克!
……
完蛋。
今天的自习时间只能是浪费掉了。
凯尔无语的按了按眉心——从斯坦那里学来的毛病。偶尔,他也会通过这种方式使自己冷静,这都是次要的,这回的分神让红发少年猛地发现,窗外的天际已经染上深蓝,撒上了点点星光。
周围安静得出奇。
——斯坦没过来找他。
很快意识到这不寻常的一点。
看了一眼安静的手机——没有任何错过的短信提示。
球队训练那么晚?
这样想着,将书本逐一塞进书包里。然后往体育馆的位置走去,寻找那人的影子。
不在球场也不在更衣室,更不在操场漫长的跑道上。
就在凯尔怀疑斯坦因为一些急事抛下他,一个人回宿舍的时候,他突然在游泳池那看见了黑发少年坐在泳池边上的背影。
“斯坦!”
他呼唤那人的名字,走了过去。
“你在那里干什么?现在很晚了!”
斯坦寻声望去,在看到来人后,眼前一亮:
“别提了,只是因为一个差错,我被那个疯子教练罚来清扫泳池,捞这些永远也捞不完的破叶子!”
“那可真惨,dude!现在打扫完了吗?”或许是斯坦苦大仇深的表情过于有意思,凯尔忍不住笑出声来。
“一个人能打扫完才见鬼了……我刚打算放弃,游泳偷懒,就被你发现了。”斯坦也露出了笑容,“一起吗?反正宿舍也没有门禁,空无一人的泳池也只有现在,多好的机会。”
凯尔突然觉得像是回到了小时候,那个令他怀念的,眼睛发光,热切的拉着自己讨论坏点子的男孩啊。而自己在当时也总是笑着与他同行,即使是毁灭世界也无所畏惧。
可现在他们长大了。
“我可没带泳具啊,被警卫发现没在工作而是在胡闹就……”
“来嘛凯尔,我敢肯定柜子里有多余的套装!今天天气多好啊,别像个扫兴的娘们……”
斯坦的嘴巴一开一合,眼睛因为愉快而微眯,明明是那样的近,声音却进不到大脑里——像是又回到了那天的黄昏,那个让他误以为对方的声音穿越几亿光年而来的黄昏,模糊而又虚幻。
莫名其妙的想到了小时候大家围绕着一个破棍子玩的游戏,他是精灵王而斯坦则是骑士,带领黑暗精灵一族,去抢回人类那边霸占的真理之杖。
游戏刚开始,确认了职业的时候——
那时的斯坦,拉着他的手,单膝下跪,另一只手覆在心脏的位置,孩子气的,认真的说着从网络上搜来的誓词:
‘“愿意永生对王忠贞不渝,以命保证您的平安”
如此清晰。就像发生在昨日。
凯尔甚至记得自己贝忠诚打动的瞬间。即使对方低着头,看不见表情,但他敢笃定,那一定坚定的就像他所说的誓言。
或许很久远的过去,他们真的就是这样一种关系?也是因为同现在这般的紧密无比,才能导致他总是在这个黑发的少年人面前恍然而不自知。这是他所能想到最符合的理由。
“凯尔?凯尔?”
斯坦的嘴巴仍在一开一合。
对了……。
凯尔觉得自己应该回应朋友点什么。比如夜里游泳对身体不太好,比如警卫大爷的脾气暴躁,又比如……
“——月亮真美。”
然后凯尔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之前全部模糊掉的话语,来自斯坦口中的这四个字却清晰的在他耳边炸响,把自己要说的回应炸回了喉咙,同思维一起碎的散乱,又在深处渐渐化成了难以抑制的诧异。
“……是的?”
大概过了很久,又或者只是一瞬,找回声音的一刹那,尖锐,还带着细微的颤抖。
斯坦却没有给他调整回来的时间。
“好吧,既然你不愿意下水的话,那就帮我记一下时,看一下我能憋气多久——这过后我们就回去,如何?”
这幼稚决定刚说完,斯坦便脱了外套跳下水。
凯尔只能愣愣地看着他黑色的发丝在水中因浮力纠缠又开始散乱。
片刻,抬头看了看天。
完全陷入墨蓝的天空中,一轮圆月就悬在那,以云为纱,以星为伴,散着柔和的光芒,将周身的那点墨蓝晕的发白。
月亮真的很美。
凯尔低下头,默数着秒数。也许是他心里作怪,或者是斯坦的肺活量实在太好,他总觉得自己的超级好朋友在水下的时间长得像是睡着了一样。
他也同样溺在了秋日的深潭里吗?
那或许以后,他窒息的时候就不用担心会孤独了。他可以潜到深处,紧紧的抱住他,把口鼻埋在颈肩,与对方一同被深潭吞噬。
可是
那句话。
心里像是被挖了一块般的难受,他把手放在胸口处,手指收拢,攥紧了那块的衣服。
帽子投下的阴影看不清表情。
他也只是机械的数着时间。
“我……”
终于还是压抑着开了口,声音嘶哑得奇怪。
脑海里猛地闪回了一个梦境。
也是精灵王和骑士,他们身负重伤。精灵王背上扎着刀枪,探进了里面柔软的心脏,骑士的半边身体被炸毁——他们都只剩下最后一口气。
噩梦里,是同样的夜晚,同样的月亮携着点点星光。
“月亮,真美啊。”
很突然的,
不知是谁气若游丝的呢喃了一句。
凯尔只觉得心脏抽痛的厉害。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他会去知道和理解这回事,去记得那些语无伦次和前言不搭后语,怎么可能呢?
嘶哑的声音,断断续续的接了上来。
“我……死而无憾。”
这是斯坦从水中猛地抬起头后,听见的第一句话。
眼前,凯尔愣愣地睁着草绿色的眼睛,又在语毕后眯了起来,一瞬间,泪水满面。
他的背后,月色正好。
———end———

我这回补档没开车,一定不会翻了
3-4p是  @焦土之森 点的坦凯,其他的都是激情补档
关于2p @Bo?x 老师点的图的一点乱七八糟的脑洞:
凯尔被亮蓝色天空里的太阳晃痛了眼睛。
他用手挡了挡,企图缓解那被灼伤一样的干痛。但这除了让斯坦阳光下的背影在他的视野里变得虚幻起来以外,没有任何作用。
“凯尔——!”
夏日的海在风吹皱的波浪白边里扭曲了,颜色在天和海的边界里破碎了,就连云也成了白浪溅起的纹路。
声音也模糊在了涛与风的奏鸣曲里。
“凯尔!!”
踏在浪与沙的边界的黑发少年,从未见过夏天的黑发少年,向从未走出长冬无夏的凯尔挥着手。——没有什么比这个更清晰更完整的了。
他却猛地在梦里碎了心声。
哪像是贝壳风铃一样的心声叮叮当当的伴着从未有过的夏天的尾声熄灭了。
连海都无法掩饰丝毫
凯尔闭上了已然湿润的眼睛。

突然想画所以顺便补档吧

一些creek相关的补档摸鱼更新

内有自我满足向的蒸朋pa
赏金猎人凡和科研人员槌

被aosio的水陆手书炸了回来,我爆哭
虽然是水陆但基本上是轻松单人
最后一张是大哥

是差点被我遗忘的抽奖

恭喜 @XF 抽中sp徽章
@LaMa 抽中松的钥匙扣
中奖的好朋友请私信我地址和想要的样式!!!!耶x(??

最近的摸鱼
第4p是尝试kalad老师文里的场景
后5p凑数补档

百fo感谢!!

评论前十点图吗(。)
我随缘画画

精灵灵魂在白昼是看不见的,因为星星过于孤独,而精灵过于长寿而洁白。
人类的灵魂会是星星吗?
不清楚。
因为没有灵魂会说话。
灵魂会感受到温度吗?
不会。
因为那已经是故去的生命了。
但他分明感受到夜空的冰冷,掌心那一颗冷色的星星,也有着暖色的温度。
“星星会说话吗?”
轻声,不知是说给谁的提问。不知是问给谁的迷茫。
回答他的,也是跃动的光点而已。
“你是我的星星吗?”
跳动了一下,又一下。
足够了。